-

無窮的神威浩蕩,一道道可怕的閃電迸發,諸多星辰破碎,連時空本源都被打出來了,瘋狂的流逝。

這樣的畫麵,足以讓人畢生難忘。

雖說這隻是異象之中的世界,和真正外麵的大世界有著本質的區彆。

但是這種景象,也很嚇人。

而且王騰也能知道,恐怕就算是在外麵,白衣女子和頑石之內的嬰兒,也能做到這一步。

看著那恐怖的破壞力,王騰都不禁的咽一口唾沫,額頭有些冒冷汗的感覺。

本來他還以為,自己達到這一步,距離巔峰境界,應該不算相差太遠了。

現在才知道,自己還真是大錯特錯。

這些巔峰強者的變態,遠不是那些冇達到境界的人可以想象。

王騰心中,都有著濃濃的悍然之色。“想不到,你竟然儲存了下來。”接下來,更加令王騰吃驚的一幕出現,當白衣女子和嬰兒的攻擊,化解之後,白衣女子璀璨的眸子,頂著頑石,像是一眼能看出

王騰頑石之內的嬰兒一般,語氣平淡,悠遠道。要知道,白衣女子在王騰的異象之中,隻是一具法身而已,究竟是不是真實的還是一個未知數,如今,她不但能爆發出來驚天動地的威能,而且似乎還有自己的

意誌。

這自然讓人心驚。

對方究竟是一個怎麼樣的狀態,為何會這麼驚天。

王騰感覺,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。

頑石輕輕震動幾下,似乎是在做迴應,不過卻並未有傳出任何聲音。

嬰兒的狀態,也有些微妙,像是施展出來這一擊,消耗了他不少的能量,已經不能再繼續。

也仿若有特殊的限製,他出手的條件很苛刻。

緊接著,頑石上麵散發出來的光芒,急速暗淡,再次變得古拙不堪,徹底失去氣象。

白衣女子看了一眼頑石,倒是並冇有再出手,她明顯是知道頑石的一些來曆,不過卻無心點破。

接著,白衣女子璀璨的眸光,再次射在王騰的小腹處。

王騰當即感覺被一股莫大的威壓籠罩,似乎這白衣女子的眼眸嚇人至極,可以將他全身上下,都看一遍般。

他體內的終極之門、大古仙劍、天聖樹都被對方看得了。

王騰頭皮,都微微有些發炸的感覺。

這白衣女子的手段,未免也太嚇人了吧,在對方麵前,他簡直無所遁形。

白衣女子視線在天聖樹、和大古仙劍停留一瞬,一言不發,最後,當看到終極之門時,那眼眸之內,纔再次有著驚人的光芒散發出來。

王騰覺得白衣女子的心情,似乎再次有波動,甚至比看到頑石之時,波動還要大,這片星空異象都在顫栗,仿若整個宇宙都要崩塌一般,駭人無邊。

王騰內心忍不住湧出一抹緊張之色。

終極之門,作為宇宙之中,最古老而神秘的物品,讓古老諸多大帝都要心動,這白衣女子如今已經看到終極之門,不知會不會搶奪。

如果搶奪的話,那可就是他的一大損失了啊。

畢竟,當初從一個小小的星域,能來到如今更加廣袤的宇宙中心,達到這一步,都是憑藉著終極之門。

此物,對他來說,有著莫大的意義。

無論如何,他都不可能讓彆人搶走的。

哪怕這個人是一尊特殊狀態下的大帝。

一旁,老人也是有些頭皮發麻,他根本不知道,事情怎麼會演變成這個樣子,他奶奶的,他隻是讓王騰彈個琴啊。

竟然會有大帝異象出現,仿若還有自己的意誌。

這想象一下,竟然跟做夢一樣。

此刻,他的腦袋之中,也是一臉的漿糊,不知道作何表情。

心中已經被濃濃的震撼所包裹。

嗡!這時,在終極之門內,大冥天尊顯然也是察覺到白衣女子的意圖,雖說他現在並不是在巔峰時期,但這些年來,隨著對終極之門的研究,已經對終極之門的一些

微弱的功能,有所瞭解,故此終極之門溢位來一道道終極之光,仿若火焰一般,蒸騰而起,讓得終極之門顯得更加神聖絢爛幾分,做出警告。

他不亞於是在告訴白衣女子,若起敢亂來的話,他控製著終極之門,絕對是力拚到底。

而他曾經,可是一尊踏入過帝境的恐怖強者,哪怕如今的實力,已經削弱了許多,但在催動著終極之門下,爆發出來的威能,也是非同小可。

故此,在這片星空異象當中,氣氛再次變得緊張了起來。

王騰一陣哭笑不得,他可冇想到,這白衣女子出來,會惹出來這麼大的麻煩,先是看中他的頑石,再次是終極之門,這還真是自找麻煩啊。

而察覺到大冥天尊已經發威,王騰內心在忐忑之餘,也是有些驚動。

自從,大冥天尊跟在他身邊,他無論遇到再大的危險,大冥天尊都從來冇有當一回事過。

如今大冥天尊自主覺醒,甚至操控著終極之門進行威懾,王騰內心也有些期待。

在他心目中,大冥天尊一直都是無所不能,宛若神明一般的人物,他所經曆的事物,根本冇有什麼能值得大冥天尊親自出手。

對大冥天尊的真正神能,也是有些不甚瞭解。

如今,總算要見識一番,他有些激動。

轟隆隆!星空異象之中,隨著大冥天尊催動和白衣女子氣息進行對峙,那股恐怖的威能波動,比起適才還要嚇人,畢竟大冥天尊正在調動終極之門的一部分力量,嚴格說

起來就是兩尊大帝正常對峙,也未必會如。

這片宇宙時空,都裂開了一條又一條駭人的裂縫,宇宙本源蒸發,真的像是要毀滅世間萬物一般。

僅僅隻是氣息對峙,都能做到這一步。

兩人之間的可怕程度,可見一斑。

嗡!不過,就在王騰和老人一臉心神緊繃,準備等待著狂風暴雨來臨之時,忽然那白衣女子身上強橫的氣息,卻是儘數收斂而去,整個人就像是回鞘的神劍,不在鋒

芒畢露。

接著,她那一雙仿若星河鑄成,可經驗萬古歲月的眸子,看著王騰,輕輕的歎息一聲道:“或許,這就是命吧……”

這一道聲音,充滿縹緲和亙古久遠的味道。白衣女子似乎真的不在這個時空,而是在億萬年前的歲月,在對他說話。-